交叉询问的技巧

作者:尚道君 来源:中国公司律师网 发布时间:2019/6/24 11:56:40 点击数:
导读:交叉询问的技巧

交叉询问的技巧

在收集整理大量关于交叉询问技巧的著述之后,我们队这一技巧做个概述以帮助那些律师新手了解那些老练律师在其艰难经历中获得的经验。……

一、准备是关键

有些律师似乎拥有进行高效率交叉询问的天分。维多利亚时代的伟大律师蒙特哥.威廉姆斯这样说道:“就职业角度而言,我可以看透一个人的表情和他的内心。”但是在今天,问题的关键在于大量辛苦的前期准备工作而不是非凡灵感促使的突然袭击。即席表演通常是必要的,但是与那些基于审前的各种方法发掘出来的事实而进行的有计划的提问所获得的结果相比,这种即席表演的效果通常要小很多。计划的步骤被认为很大程度上是与调查询问有关的工作。对于所有的对方证人而言并不是都需要按步骤来进行。没有任何一个案件能够承受得起进行彻底充分准备的花费。不过审判前的准备工作室日复一日运转的案件中成功地进行交叉询问生长的土壤。一些律师主张在审判过程中有以为助手或者当事人为准备以后的询问进行书面记录要好于交叉询问人自己记录。在法庭上应当避免对询问人提出口头建议。在直接询问过程中交叉询问人无法拿出大量的实践做记录或者谈话。交叉询问人的任务就是认真倾听直接询问人和证人所说的每一个字。总之,两个关键问题:一是审判前的准备,另一个就是在审判过程中集中注意力。

二、没有无目的的交叉询问

在电影当中漫无目的的交叉询问总是能够获得令人吃惊的结果。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无目的的交叉询问通常是没有效果的,而且会产生反作用;交叉询问人典型的胜利在于使证人重复破坏性的证言,以及使敌意性证人在交叉询问人典型中增加在直接询问中忽略的不利的事实。一般的观点认为,律师不应该对所有的证人都进行交叉询问,除非他确信他可以通过交叉询问达到某种对其有利的目的。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种目的可能是:

第一,引出新的案件,以证实直接询问或者本案涉及的某些问题;

第二,通过调查证人证言的细节以及暗含的意思以验证证人所讲述的事实,希望借此法学矛盾之处或者不可能之处;

第三,引出事实,比如审判前所作的矛盾陈述、偏见,以及有罪的事实来弹劾敌意性证人或其他不利证人。

在追求这些目标,特别是后两个的时候,交叉询问人必须清楚有大量的琐事在等待着他。在交叉询问中引出一项不利的回答可能具有更大的破坏性。交叉询问人在交叉询问中赢得案件很难,但是输掉却很容易。相应的,证人在字节询问中没有产生不利的作用,如果为了第一个或者第三个目的而对其进行交叉询问通常是不明智的。在许多案件中当直接询问人把证人交给交叉询问人是,交叉询问人应当直接说:“没有问题,法官阁下,这个证人可以通过。”

还存在着这样的证人,他们的直接证言具有破坏性,甚至,如果陪审团相信他们的直接证言就会使交叉询问人输掉整个案件。交叉询问人就必须根据情况马上做出判断:该直接证言是不是非常据有说服力,如果放弃交叉询问的话陪审团是不是可能认为该证言是真实的并予以采纳,以此做出对交叉询问一方的不利判断?在这种情况下,交叉询问通常是必要的。……坦白地说,如果直接证言具有相当大的说服力而交叉询问人对证人没有有力的攻击手段的话,交叉询问就必须考虑要么进行“撒网式”的调查,要么寻求恢复私下里和解谈判。

除非交叉询问人合理确信证人的回答对其有利,否则不能把一项关键的事实轻易向对方证人披露。同样的,宽泛的提问会给证人打开一扇大门即为证人提供一个加强其直接证言的机会。例如,“你对此如何解释?”或者“它是如何发生的?”这些问题通常是不明智的。如果在交叉询问中获得一项前后矛盾的事实,一般而言,最好是停下来通过辩论强调这种辩论中出现的不一致,而不要继续逼迫证人。如果交叉询问人用另外的问题来逼迫证人,这个新问题会给证人一个推翻和解释他所作承认的机会。

在进行一项检验性或者探寻性的询问过程中,不宜按照直接询问的顺序。一位评论家建议:“如果证人说谎,就用连续的几个问题从该证人的陈述的一点跳到另一点,不让他有时间和机会做衔接性的陈述:向后、向前、再向前、从中间返回到开始,如此进行下去。”

三、交叉询问时给陪审团看的,而不是给当事人看的。

交叉询问人通常有一种在当事人面前展示一下他的智慧和技巧的冲动,或者为了满足客户对对方证人的敌意心理而设法使对方证人出丑。通常而言在间接事实上的小小胜利很容易获得。但是,在富有经验的代理律师与道了新环境就紧张的证人之间显然是不公平的。交叉询问人必须时刻保持清醒认识在他与证人之间的这张不平等性,而且,大多数的陪审员喜欢吧自己想象成证人的角色来考虑问题。交叉询问人必须特别礼貌第向值得同情的证人提问,比如儿童、犯罪的受害者以及丧亲的人。对证人越好,给陪审团的印象就越好,一般而言,机智老练以及礼貌要比恐吓和嘲笑好得多。但是,少数情况下,一旦交叉询问人确信一个关键的证人在作伪证,并且他可以揭露他,此时,对该证人的攻击不能手软,必须直中要害。

四、在一两个地方下功夫;用一个恰到好处的总结收尾。

当交叉询问人已经获得一个重要承认,他不应该再纠缠于这个承认的边缘效果而继续询问证人以获得其他事实,或者冒着证人推翻前言的危险而让其重复。如果此时他有其他重要的攻击点,就应该转过去,在他对最后一个攻击点完成之后就结束询问。用恰到好处的总结收尾:“当你已经钻到事由就不要在钻了。”交叉询问的影响力取决于结尾时留下的总体印象,而不在于交叉询问人对证人的辩论交锋中取得多少技术得分点。

这些一般原则都是有价值的指导原则,交叉询问人必须根据他所面对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技巧。在对同一个证人交叉询问时,老练程度不同的律师会采用不同的技巧。


上一篇:张明楷:律师刑事辩护应注意的六大问题 下一篇: